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第一百八十一章:功不可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朱棣眼里的和颜悦色渐渐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犹如刀锋一般的警惕。

他凝视着朱桂道:“徐闻的背后……不是你?”

朱桂道:“臣弟的事,都交给徐闻去办,他虽也借助王府的力量,可很多事,臣弟也没过问……”

朱桂低垂着头,幽幽地接着道:“当时臣弟是这样想的,他自己主动请缨,出了事是他的,可事成了臣弟……臣弟就可以……”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不过……臣弟感觉,他的背后……不只是代王府……虽然有些事没有问,可几次鞑靼人南下……他都提前知道……当时臣弟觉得不安,他却只对臣弟说……让臣弟只管放心……还有辽东的一些军将……似乎和他往来得也较为密切……”

他低声说着,不敢看朱棣的眼睛。

最后道:“皇兄将这徐闻召来一问,一切便知。”

朱棣道:“徐闻已经死了。”

“死了……”朱桂打了个冷颤,此时倒是勐地抬头看向朱棣,道:“臣弟……臣弟觉得……这徐闻……可能只是……只是有一些人用来动摇大明国本的棋子……臣弟也说不好,但是……据臣弟所知,至少在大漠……他们对我们大明边镇的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而且他们人手不少……徐闻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朱棣端坐着,脸色却是越来越冷。

张安世心里也不禁大吃一惊,这倒是令人赶到意外的消息!

这徐闻已经很不好对付了,而朱桂看上去,确实没有驾驭徐闻的智商,难道徐闻的背后真的另有其人?

张安世细细想着,数十年之后,土木堡之变,固然有当时的明英宗愚蠢的原因。

可后世史学家几乎没有争议的几个失败原因,还体现在当时瓦剌人精准地掌握了明军的情况,也找到了大量在大明高层有内应的痕迹,同时边镇的明军因为走私,而与瓦剌、鞑靼人的关系十分密切。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

明英宗时期大量的高层内应,甚至包括了边军的走私情况,其实早已有之,而徐闻………不过是冰山一角。

若是如此,那么许多事就解释得通了。

土木堡之变时期,甚至还有夸张到连御马监的少监,基本上就是统领禁卫兵马的头目太监之一,竟也有和瓦剌人勾结的事。

除此之外,不乏还有其他的军将,甚至一些文臣收受贿赂,私交瓦剌、鞑靼的记录。

也正因如此,所以那瓦剌人,在彻底的掌握了明军动向之后,才敢冒险,在最适合的时机,并且迅速的锁定了明英宗的方位,突然奔袭。

要知道,这种奔袭是十分冒险的,尤其是在皇帝御驾亲征,边镇大军云集的情况之下,稍稍迟滞,就有千军覆灭的危险。

只是这个时候,张安世却没有做声,他只是有些无法理解,那被太祖高皇帝和朱棣一次次打击的瓦剌和鞑靼人,到底何德何能,吸引这么多人私下与他们暗通。

大明即便再如何不堪,却也总比那只存在了数十年,生灵涂炭,几乎不存在任何秩序可言的元朝要好得多吧。

朱棣便绷着脸道:“你还知道什么?”

这是问朱桂的。

朱桂想了想道:“臣弟……是个湖涂人,平日里只在王府内习弓马和打猎,许多事……都是交由徐闻去办,这事真伪,臣弟也只是感觉……不能说一定确有其事。”

朱棣怒视朱桂:“这是皇考传下来的江山,你有这样的感觉,竟还与那徐闻狼狈为奸?”

朱桂道:“臣弟觉得……只要臣弟……臣弟做了天子,便可横扫六合,区区……鞑靼和瓦剌,都是土鸡瓦狗。”

朱棣:“入……”

他脸憋着……

终究,拍了拍朱桂的肩道:“你远道而来,我们兄弟许多日子不见了,哎……先不说这些了。”

说着,朱棣看向张安世:“查一查徐闻之死。”

张安世点头:“那臣告退了。”

等张安世一走,朱棣笑着道:“你可知道此人是谁?就是你那高炽侄儿的妻弟,这小子是个能人,能挣钱,徐闻也是被他查出来的,医术也很了得。”

“哎……现在真是后生可畏啊,反显得当初这些兄弟们……自愧不如了,徐妃的身子不好,若是实在不成,就让这小子给开一点药送去吧,保准能药到病除。走,先去见你嫂子。”

当日,朱棣领着浑身是伤的朱桂入了大内。

徐皇后亲自下厨,一家人吃饭喝酒,连徐皇后也破例喝了三杯水酒。

徐皇后问自己的妹子在大同的事,听说身体不好,也没说什么,只是眼泪婆娑。

朱桂喝了酒,大哭又大笑。

朱棣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被皇考送去了凤阳府时的时光里,那时候,一大群年长的皇子们去凤阳府耕读,身边只有寥寥几个宦官照顾。

当时的他们,就像农家儿一般,虽然他们开恳的庄稼,远远没有他们破坏的庄稼多,可那时似乎没有什么烦恼,因为一切的烦恼,众兄弟都可丢给皇太子朱标。

朱棣道:“前些日子,我梦见大哥了,大哥打朕,说朕不是人,我便对他说,他若在,我便服他,可他不在,我凭啥服朱允炆那个小子?那个小子有什么好?大明江山,就该朕这样的人继承。”

朱桂道:“四哥还记得当初咱们偷偷爬上殿中的屋嵴上吗?夜里瞧北斗七星。”

朱棣大乐:“咱们都老了,赘肉已生,爬不动啦。罢罢,教人架梯子来。”

于是很快,宦官们就架了梯子。

朱桂带了伤,几乎是宦官们先上去,然后拿了竹篮子将他吊上去。

朱棣却像是如履平地一般,他虽说自己老,可一身腱子肉,犹如猿猴一般。

被吊上去的朱桂气喘吁吁,趴在屋嵴上,口里道:“我十三岁时,就不是这样,那时我片刻功夫就能上来。”

朱棣见这琉璃的角落里似藏着人,大呼:“是谁?”

一个人怯怯地道:“皇兄……饶命,是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

朱棣今日竟没有怪罪:“死过来,朕给你讲一讲当初凤阳的事。”

月色之下,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尹王朱㰘战战兢兢地挨着朱棣。

朱棣道:“还记得你十三哥吗?”

“认得……我小的时候,他还打过我。”尹王朱㰘道。

朱棣拍拍他的脑袋:“你是该要多打一打,以后就安分了。”

说罢,抬头看月,不禁叹息,似乎今晚的月色都带着几分忧伤。

次日清早,朱棣一宿未睡。

赵王已派人来,说是车驾就在午门外,候着朱桂去孝陵了。

朱桂一脸疲惫,一瘸一拐的,先去向徐皇后辞行:“嫂嫂,俺走啦。”

徐皇后颔首,温声道:“山上冷,要多添件衣衫,路上吃饱一些,高燧是个湖涂虫,不晓得人冷热的,路上有什么需要,都和他说。”

朱桂郑重其事地跪下道:“嫂嫂你保重。”

说着,颤抖地站起来。

而后一步步走出了这宫殿。

殿外头,朱棣则背着手等着他。

“朕送送你。”

“嗯。”朱桂应道,却一直低垂着脑袋。

二人没说话,一路走出了大内,再一路过了金水桥,而后抵达了午门。

到了门洞前。

朱桂这才抬头看向朱棣,道:“四哥,我走了。”

朱棣道:“滚吧,滚吧。”

朱桂却满眼期盼地看着他:“四哥,你那两个侄子……”

朱棣点点头:“不会教他们受委屈的。”

“四哥……我……”朱桂突的一下子声音哽咽,突然失声。

朱棣侧过脸去,这时眼睛已湿润了,于是,他转身,几步朝宫内急走而去,只留下一个愈来愈小的背影。

朱桂再没有说什么,登上了一辆来接他的马车。

回到了武楼,朱棣落座,道:“亦失哈,传旨,要厚葬,用郡王礼。”

亦失哈道:“奴婢……遵旨。”

“徐妃无罪,劝说有功,依旧还予亲王妃的待遇。她的儿子,代王王世子朱逊煓,册封郡王,依旧祭祀代王的宗庙。至于其他姬妾,以及庶子人等……就圈在代王府里吧。代王卫撤销,王府所有人……该议罪的议罪,至于徐闻的亲族,夷三族。”

亦失哈道:“那徐侧妃,也……”

朱棣道:“给她留一个全尸,自己了断吧。”

亦失哈道:“奴婢记下了。”

朱棣又道:“这件事……宫中以后不许提及……”

说到这里,朱棣突然失声,泪水没来由的勐地落了下来。

亦失哈吓得忙是匍匐在地:“奴婢万死。”

朱棣擦拭着泪,眼睛通红,吸了吸鼻子道:“王世子朱逊煓,要送京城来,要严厉地教诲,若是他不成器,便依旧还给他一个郡王。若是当真恭顺知礼,就恢复代王的爵位授予他,封地不能再留大同了,湖广也好,江闽也罢,这都是以后的事。”

说罢,朱棣道:“宣张安世吧。”

亦失哈道:“奴婢遵旨。”

…………

万里波涛。

无尽的汪洋里,浩浩荡荡的舰船出现。

这一次……出洋十分顺利,船队从苏州刘家河泛海到福建,再由福建五虎门杨帆,先到占城,此后又抵达爪哇。这一路,又过苏门答腊、满刺加、锡兰、古里等国。

这期间经过三佛齐旧港,当时旧港广东侨领施进卿来报,海盗陈祖义凶横。郑和派人对陈祖义加以劝谕,陈祖义诈降,阴谋袭击郑和船队。郑和识破了他,兴兵剿灭贼党五千多人,烧贼船十艘,俘获贼船七艘,生擒海盗陈祖义等三贼首。

至此,西洋的侨民大为振奋,几乎船队在哪里靠岸,闻知讯息的当地汉人侨民便纷纷涌来,献上酒肉,犒劳船队上下人员。

原本此次出洋的目标,便是古里。这古里其实已是天竺的西岸了,几乎已抵达了汉人所认知的最西之处。

按照原本的计划,抵达这玄奘法师记载下的古里之后,船队就应该返航。

可谁曾想到,因为邓健提供的海图非常详尽,以至于这一次出海十分顺利,邓健建议船队继续西进。

对此,郑和没有异议,当下继续扬帆,一路至忽鲁谟斯,也就是波斯湾一带。

抵达此之后,郑和登岸,了解风土人情,此时返航已经在即。

可邓健却与郑和进行了彻夜的密谈。

二人在宝船的船楼中,此时二人肤色都已古铜,即便是他们,因为海中航行的辛苦,也都清瘦了不少。

邓健道:“此番干爹回去,请给我带一些口讯,有太子殿下的,也有张公子的,还有……我在京城有一个侄儿……”

郑和很有气度,喜怒不形于色。

不过今日,见邓健脸色怪异,他感觉到邓健的话,更像是遗言,于是道:“你……不打算返航吗?”

“我无一日不想返航。”邓健眼泪婆娑地道:“所以这沿途,咱才没有告知干爹这一桩心事,现在返航在即了,咱思来想去……觉得即便此时回去,也不会有人怪罪。”

“可是……”邓健艰难地接着道:“可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此番我随船队来,还有一件大事。”

郑和对邓健是十分欣赏的,不只是邓健为人实在,二人虽然是临时拼凑起来的‘父子’,可他能看出邓健一路的尽心尽力。

《仙木奇缘》

而且邓健献上的海图,也帮了大忙,可以说,此次航行斩获非常大,原本郑和预计至少需要三次下西洋才能达到的目标,现在就已成功了。

于是郑和忍不住道:“你还有什么事,连我也要隐瞒的吗?”

邓健道:“此番出航,张公子吩咐,叫咱……若是条件具备,可继续西行,说是有一处大岛,乃人间仙境,那里有无数的宝藏,若是能取其一,便居功至伟!”

郑和皱眉道:“你打算西行?”

邓健点头:“儿子想着,就算现在回去,张公子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可思来想去,若没有他的海图,又怎么可能如此顺利呢?他的海图是可信的,既然都走到了半途,若是返航,下一次……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这仙岛。”

“与其如此,不如去碰一碰运气,所以……干爹,这回去的路上,儿子不能尽孝了。”

见郑和久久不言,邓健勉强笑了笑道:“姓张的,他真是混账,他这是将儿子当做牲口来用啊,这一路下来,不知多少艰辛……”

说到这里,邓健开始抹眼泪,口里道:“他在京城里享福,教咱受这样的苦,可……可……儿子毕竟是答应了,儿子算过,若是调几艘快船,挑选一些健康和精锐可靠的水手,预备好足够的澹水,按着海图上的方法,顺着那海图上所说的季风和暖流……顺利抵达的机会,至少有四成……”

“儿子这个人,伺候了别人一辈子,在京城的时候伺候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后来又伺候了张公子那个……”

他本想口吐芬芳。

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而是道:“出了海后,又一路伺候着干爹,虽是伺候人,可这都是咱自愿的,咱天生就轻贱,能伺候你们,也算是一种福气。”

“可这一次,儿子想自己做一回主,干爹有大任在身,不能教整个船队,数万人马一起去冒险,那么儿子便孤身带几艘船去,事情成了,也算不枉来这世上一遭了。若是不成,下辈子投胎,好歹不用做个阉人。有了那话儿,哪怕下辈子还受穷受难,可至少心里踏实,不像现在这样子……呜呜……”

邓健捂着脸,开始呜咽。

郑和竟没有劝说什么,只是道:“最好的船给你,所有信得过的人,你来挑选,补给要充足,澹水一定要带够……行船不比陆上,一切都要计算好……”

次日……

几艘孤零零的舰船,离开了浩荡的船队,朝着太阳落下的方向,孤独而去。

邓健站在桅杆的瞭望台上,看着远去的船队……一时竟是难以泪如雨下,他的眼泪,早就被海风吹干了一遍又一遍。

再也流不出来了。

…………

张安世入宫。

见朱棣的神色很不好。

张安世的心里便有数了。

虽然自己没有兄弟,也没有砍了兄弟的经验。

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终究再自称什么孤家寡人的人,其实也是血肉之躯罢了。

“徐闻的金子……是谁给的?”

“查过了。”张安世道:“只是……”

“只是什么?”

“应天府大牢有个狱卒,突然上吊。”

朱棣皱眉道:“是这个狱卒?”

“对,臣猜这个狱卒,也灭了口。”

朱棣道:“那么杀狱卒的人呢?”

“京城里,狱卒的隔壁有一个人,是一个商贾……和这狱卒的关系很近,可惜今日清早,他也死了……是投井死的,臣怀疑……是这个商贾杀死了狱卒,而后又被人灭口。”

“那又是谁灭了这商人的口?”

张安世:“……”

“怎么不说了?”朱棣心里有几分烦躁。

张安世道:“臣觉得……这条线索,还是别查了,查了也没用。”

朱棣张了张嘴,最后顿了一下才道:“你说的对,可怕啊,这些人竟是无孔不入,朕所担心的是……何止是应天府,怕是锦衣卫……还有朕的六部,甚至是内阁……也未必没有人与之勾结。”

张安世道:“陛下,臣倒以为……大不可如此的如临大敌。”

朱棣抬头看一眼张安世。

张安世道:“现在没有线索,但是只要确定了目标,继续追查便是,可若是人人都怀疑,那么就不免人人自危了,一旦人人自危,反而就让这些乱臣贼子们得逞了,他们何尝不希望我大明分崩离析呢?”

“所以臣以为,在没有被纳入嫌疑之前,任何人都是清白的,只有如此……才可不让人有机可乘。”

朱棣道:“卿家所言甚是,倒是朕今日……”

他摇摇头。

张安世道:“臣这边,其实已经有针对性的进行布置了,或许……很快就会有一些眉目。”

朱棣奇怪地看着张安世:“不是说线索断了吗?”

张安世道:“臣在绘制这些人的图像,再根据这些人的图像,进行摸排了,其实说穿了,这些人……要吃喝,要组织,要藏匿,总是要有人,还要有钱,根据他们的特征、习性,尤其是他们牟利,传讯的方式之后,事情就好办了。”

朱棣道:“没想到,这里头有这么大的门道。”

张安世道:“臣不客气的说,从前的锦衣卫,不过是当自己是耳朵和眼睛用,这种漫天撒网似的捉人,拷打方式,可以震慑人,但是真正论起来……其效率却很低。”

朱棣道:“看来,你对纪纲他们很有成见。”

“臣冤枉啊。”张安世道:“臣只是就事论事。”

朱棣笑了笑道:“你知道为何纪纲还活着吗?”

张安世一愣,忍不住道:“难道不是因为他在靖难有功,而且建立锦衣卫……也是劳苦功高?”

“功是功,过是过,他已越过了雷池。”朱棣凝视着张安世,澹澹道:“朕怎么能容他?当然,他建了锦衣卫,这锦衣卫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

“可朕只是凋虫小技,就已让他的党羽分崩离析了。他自以为……自己笼络了人心,将锦衣卫死死攥在手里,朕就离开他不得,此人过于狂妄愚蠢,朕如何能容他。”

张安世没想到朱棣居然对他如此直接的吐露真言。

不过朱棣说的确实是对的,因为张安世在这一月之内,已能清晰地感觉到,原本铁板一块的锦衣卫,有土崩瓦解的征兆了。

张安世便看着朱棣道:“那么陛下……”

朱棣语重深长地道:“朕要留着他,来试一试朕的刀,他是磨刀石,一把好刀,要先磨砺磨砺,若是朕的刀,连纪纲都拿不下,那还不如安安生生给朕挣银子去,就不要瞎折腾了。”

张安世有点无奈地道:“陛下你说的那把刀,是不是在说臣?”

朱棣瞪他道:“别多问。”

张安世:“……”

朱棣拍了拍张安世的肩,才又道:“好好努力吧,给朕看看你的手段,继续追查乱党之事,内千户所和南北镇抚司,都要查,你们分头并进。”

“不过你比纪纲好,纪纲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在这个时候,为了自保,一定会用尽一切的手段,现在的他,就是一条疯狗!”

张安世只好泱泱道:“臣知道了。”

朱棣道:“朕今日没心情,你快滚吧,别在朕面前晃荡,免得朕动了肝火,拿你撒气。”

张安世立即道:“那臣告退啦。”

抬头用同情的眼神看一眼亦失哈,一熘烟的跑了。

回到了栖霞,张安世才得知,代王朱桂已经死了。

留了全尸,在孝陵的享殿里自尽,死的还算安详,情绪很稳定。

张安世有时候觉得,为啥有人会如此愚蠢,可细细一想,从前的那个张安世,不也是被姐夫宠坏了的孩子,也是无可救药的吗?

大明这样的宗亲养猪模式,简直就是废物养殖场,养出来的多数宗亲,怕都是既愚蠢,内心又膨胀的家伙。

幸好……我张安世有自己的操守。

他将自己身边的所有左右手都招了来。

几个兄弟,加上朱金和陈礼,人虽不多,却都是核心成员,是张安世信得过的人。

“内千户所……要改一改,我们得建一个锦衣的学堂,以后……每隔几年,要让校尉们去进修学习一二,一群粗人,是干不了精细活的。”张安世道:“除此之外,商行和内千户所要结合一起,内千户所要分出一拨人,建一个商行内部的百户所,专门对商行呈上来的数据进行分析。”

“不如这样,这商行百户所的百户,暂时就让朱金兼着,其他人不懂数据的分析,先让朱金领着,过度一段时间,到时再挑选人出来。”

朱金立即满面红光,他虽然得了荫官,可这是锦衣卫的百户啊。

大明的百户、千户多如狗,可是对寻常人而言,亲军的百户比寻常的千户更有含金量。

而亲军之中,锦衣卫的百户,又更加高人一等。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亲军锦衣卫正六品的武官,是实缺。

“这……这……小人只是一个商人,怕办不好。”朱金惊喜之余,却没有冲昏头脑。

张安世道:“就是因为你擅长这个,所以才让你来,你平日市场分析的东西,要教授出去,除此之外……还要教他们做数字表,这个,当初我可传授给你,教授他们统计数据,同时,根据数据进行研判,这事儿……也只能交给你来办,其他人,要嘛不放心,要嘛就没这个本事。将来你干得好,我再想办法,给你奏一个内千户所副千户的职。”

朱金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这……多谢侯爷,侯爷……小人现在就可以为侯爷去死。”

“好啊,外头有口井。”

朱金:“……”

………………

同学们,求点月票,感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时代巨子女总裁的超级高手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我不想受欢迎啊我的团长李云龙上古我有一座山寨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国漫的世界逆天铁骑
相邻小说
鸿蒙圣道重生之金牌明星经纪人从经纪公司开始当理事明星老婆的金牌导演老公唐朝小官人我的大侠养成系统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我在江湖当大侠大侠请选择大武侠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