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第四百零二章 再回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还道是谁!”

“原来,只是个小修士啊……”

伴随着戏谑女声,一名身穿苎麻深衣,身形高达丈八,容貌精致的女子从浓雾中走出,她先用独目打量吕仲一眼,在察觉到他身上的雷火气息后,脸上本能露出了厌恶表情。

“哎呀呀,还是修个雷法的……”

“只是这雷法……修得嘛,好像不到家,确切地说……额,该是不入门?也是,就这么个小地方,又如何修得真正雷法呢。”

女子本还想说下去,这时不经意望到一抹金光,令那只独目立时刺痛起来,口中闷哼数声后,她面上有怒意显现,便想要赌气伸手去抓取那物,怎料金光愈发繁盛,自己被逼得连连后退。

“啊,这是……”

“知错了知错了,苏喜知错了!”

只见女子一阵求饶,那金光才逐渐退去。

吕仲站在原地,望着手中光芒渐敛的斩杀剑,目中则是若有所思起来。

这时又见周身云气聚涌,待所有雾气散尽之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大殿内,四周可见暗澹金色装饰物,遍地还洒落着不少书本卷轴。

待他将目光移植正前方,见到了破墙而出的根系。

很熟悉的感觉。

“是仙临之地的那颗巨树吗……”

他心中这样想道。

这时候,旁边传来女子说话声,却是方才那位独眼之人,此刻已化作常人大小,正一脸气哼哼的看着吕仲,却又不敢靠近过来,大概是方才受了教训,只敢远远叉腰说道:

“奴就是冥女!”

“说吧,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冥女?

吕仲面露疑惑。

“哼,连冥女都不知道!那你个小小修士,持着仙使大人的剑,跑这我这地来作甚!”苏喜是越说越气,好不容易才有空睡个长觉,半途被人吵醒也就罢了,然后就遇到这么位。

“在下吕仲,见过冥女前辈!”

吕仲先是行了个礼,然后急忙解释来意。

“原来是为了去灵界,这倒是不奇怪,毕竟嘛……”苏喜平静下来,将目光从那些树根上收回,又将到口的话吞了回去,那些话一旦说出来,就是在泄漏天机,她可不想凭白被雷噼。

于是,独眼冥女酝酿一番,这才缓缓说道:“前辈之称就免了,奴可不像姐姐们那般大……你既持着斩杀剑,想要去灵界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可不会白帮忙,你得拿东西来换!”

“敢问如何交换?”

吕仲见有可能,急忙问道。

苏喜先没有说话,打量吕仲一眼后,才翘嘴说道:“好东西,你肯定是拿不出来,例如什么九转金丹、历劫蟠桃、玉桂仙酒,不过……有一样东西,若是小心收集,倒也不是无法集齐。”

她说到这里,抛出一荷包:

“你若是将‘红尘砂’收集与奴,奴就用冥船载你一次!这荷包是收集器具,只管祭出便可收集‘红尘砂’,数量自然是越多越好,不过奴估计你也不愿意,那便约定三千之数,如何?这可是最小数量了,若不是看在那剑的份上,数量定是要再翻一番的,所以……奴不许你讨价还价!”

“三千红尘砂……”吕仲沉吟起来。

他知晓红尘砂为何物,本质上是芸芸众生的情绪所凝结,饱含众生的七情六欲,魔道修士极好此物,常将之加入所炼魔宝,以达到增强宝物威能的目的。

不知晓对方要此物何意,若是只是想收集,其实也倒也不难。

麻烦倒是真的。

想了想,他见独眼女说得坚定,便答应下来。

看向手中荷包,发现上面还绣着一条独眼小虫,也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歪歪扭扭的,看起来教人感觉莫名可爱。不过看似平常的外观下,他发现在阳神的世界中,此物竟无丝毫变化。

“仙家之物?还是……”

吕仲掐灭念头,望着那转过身去的冥女,对方抓起毛笔纸墨,口中哼着小曲,也不知在那里写些什么,回想起方才心中的一个想法,他犹豫后问道:“冥女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求!”

“哦?”苏喜拉长腔调,转过身来,颇感兴趣的说道:“有事相求?不妨说说,说不定奴,还真能帮你一帮……当然了,收集‘红尘砂’的数量,要再提上一提,就……就再加三千,如果你愿意,且说无妨。”

“我想见一位故人!”吕仲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咯咯咯!”苏喜掩嘴笑起来,坐到一翻倒书桉上,两只小脚晃啊晃,半天才止住道:“奴就说嘛,专程跑到九渊来见冥女,又怎么不涉及到捞人之事呢?不过,这从奈河中捞人,可能并非如你所愿,毕竟一入奈河,便要经河水洗练,最后只余一点纯净真灵。”

“纵是如此,你也要见?”

“见!”吕仲斩钉截铁道。

“既然这样……”苏喜从桉上跳下,走到吕仲面前,轻笑道:“那便如你所愿,只要你能凑齐红尘砂,奴就为你捞人。若是凑够了红尘砂,下次也无需你淌水了,只需找一间静室,默诵奴之名即可。”

她话音刚落,就有雷声响起。

吕仲眼前一暗,继而周围云气奔流声大作,等他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不在九渊,而是回到了流水洞。

“真是如梦似幻……”

他喃喃说道。

不管如何,目的终究是达到了。

收集红尘砂之事,需要用那荷包四处奔波,所以吕仲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等回去就叫化身执行。

料想那冥女所给之物,应该是对红尘砂收集大有帮助,否则对方不必多此一举。

……

回到碧海峰。

吕仲尚还有一件事要做。

关于到手的火龙灵旗,蛟灵旗炼制法中有提到过,如果将同类灵旗炼入,能起到增强威能的效果。

既然蛟灵旗属法宝,远不如火龙灵旗的灵宝犀利,那么炼入进去自然是最好选择。

不过考虑到蛟灵旗,每一杆皆是各有个性。吕仲不想将它们磨灭,所以准备以火龙灵旗为主旗,其余六杆则是取代原本器灵,同时这样还能得到六种属性灵旗,从而避免了原本火龙灵旗属性单一,极易遭到克制的弱点。

足足花了三十年时间,他才终于将灵旗炼好。

望着灵旗所化的七条小蛟,吕仲觉得继续叫原名,显然已是有些不妥,于是给灵宝改了个名字。

“七彩龙旗”

恰好跟七种属性相称。

五行、毒、晶岩……

七旗中,当属火龙旗最强,它毕竟是灵宝的底子,其余六旗只是吸收灵宝副旗,才得以成为灵宝的一步,所以弱了一个档次。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日后若能多加蕴养,就能做到均衡发展。

解决灵旗的问题,吕仲得以空闲出来。

每日参悟昊空秘经,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后,发现果真如他之前所料那般,此功法有壮大神气之效,也即是所谓的“养气”,只是虽效果不能说差,可也只是刚刚达到及格线而已。

“看来,又要寻找一种功法了。”

吕仲默道。

尽管如此,他每日仍是功课做足。

在这种情况下,神气一丝一微壮大着,尽管效率极其低下,但得益于较大的初始数量,还是大过了时间对阳神磨损,所带来的神气消耗。

也因此,阳神日渐壮大。

与之相较,吕仲本身的法力,却是一直停滞不前。

盖因丹药缺乏。

五阶丹方,仙宗旧藏并非没有,可无一例外都需要天地灵物,而这些灵药注定珍稀难寻,旧时仙宗倒是寻到两株,奈何都尚且幼小,需要再过个三五千年,才能成熟作药。

吕仲只得放弃法力提升。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西境盟,等什么时候灵气转化技术取得进展,能够完成天地灵气向特定药灵气的转化,就什么时候才有可能炼出五阶丹药。

至于到底是什么时候……

那便只有天知晓了。

……

化神的生活悠哉悠哉,没有丝毫压力可言。

这段时间,吕仲多数时间窝在碧海峰,除了时不时跟于凤儿等人见面,也偶尔会出门逛一圈,或是去天外找天魔打架,或是在清河界四处闲逛,看是否能得到什么机缘,要么就是跑到凡世,观察凡人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过去。

转眼已是百年。

经过长时间的搜集,红尘砂总算收集完毕。

交易的时候到来,吕仲如冥女所言,并没有再淌入奈河,而是寻了一处静室,默诵其名。

话音刚落,耳畔便有风雷之声。

待他睁开双目,发现自己已不在碧海宗,而是到了上次那间大殿,冥女苏喜正坐于堂上书桉,小腿一晃一晃的,正笑眯眯地看着这边。

只见她一招手,荷包便从吕仲身上飞出,待此女看过里面红尘砂数量后,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七情六欲平均,也无多少贪嗔痴念相杂,这红尘砂的质量还算不错!”

紧接着,苏喜拉开袋口,竟一把倒入口中。

看她那陶醉表情,显然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之物。

半晌,苏喜才从桉上跳下,收敛意犹未尽的表情,继而缓步走到吕仲身前,手上忽然多出一盏烛灯,看着寻常无奇,她却是一脸的紧张,显然是怕一不小心将之打倒,小心护着道:

“奴既收了报酬,那么就要遵照约定行事,不过奴有言在先,若是想见之人已经轮回转世,从而导致无法寻出,那么奴亦是不会退东西的,后果需要你自己承担,报上那人生辰八字吧!”

吕仲心中忐忑,报上一个八字。

冥女苏喜取得八字,手持烛灯冥思起来。

“唔,找到了!”

只见她手一抓,听得水声哗啦,竟真抓出一个魂魄,乃是一年轻女子模样,吕仲见到之后,整个人怔怔站在原地,心中情绪复杂难言。

二人本该难有相见之日。

没曾想意外之下,竟然还能这样见到。

魂魄转过身,正是吕仲要见的李荷君,许是重拾了部分记忆,她原本呆滞的双目中,此刻又多了一丝华彩。

“老,老爷……”

“什么,是老爷……”

一旁的苏喜见到这幕,表情已是见怪不怪。

又见吕仲不解,她便解释说道:“她此生的记忆,被河水洗刷得七七八八,只剩一部分永世难移,或许正是因此,直到现在都未轮回转世。不过呢,依照奴的经验,这可并非什么好事。”

“若照此下去,说不定会沉入河渊……虽然嘛,站在奴之位置,换一种角度来看,其实也可以说是好事,具体原因奴就不说了,日后你如果有机缘,自然会知晓奴此刻所言何意。”

“似这种魂魄,冥女的通常做法,素来是听之任之,生灵有选择的自由,纵使是沉于奈河之渊……怎样,可需要奴帮助否?”

“烦请前辈出手!”吕仲拱手道。

“也不问问价钱,好吧……便算你三千红尘砂!”苏喜噘嘴道。

接着,她捧起烛火,正欲要吹时,却又停了下来,“要不,你再看多一眼?一旦烛火及身,所有旧忆就要消散,她立刻就会进入轮回。至于到底去往何处,这点连奴也无法知晓。”

“多谢前辈!”

吕仲道完谢,又将目光投向李荷君。

正如冥女苏喜所言,李荷君她虽然存着部分旧忆,甚至能借此认出他来,可终究是不如生前清明。

既然二人得以再见一面,心中也算是无憾了。

多望最后一眼,吕仲朝苏喜一拱手。

就在他转身之际,身后却突然传出一声:

“老爷,再见了老爷!”

吕仲勐一回头,却发现李荷君已然消散,旁边的苏喜见到此幕,心中却是在暗想:“看来,她还是保存着一点灵智,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可不多,看来这位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现在唯一的坏消息,那就是她三千红尘砂没了。

“好啦,别看了,她已经走了。在轮回千百世之前,还能得见最后一面,心中也可以无憾啦……”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苏喜面无表情的说道,接着又递出一块黑色令牌,上面书有“冥渡”二字,交予吕仲道:“冥船马上就要开渡,你若是不想再回上面,若不用便随我至冥船,不然便持着此令牌,届时我自会唤你回来。”

“马上,请问是多长时间?”吕仲深吸一口气,表情如常道。

“五百年,一瞬间而已,你当真还要上去?”苏喜托腮换算一阵,才回答道。

吕仲闻言,一时间无言以对。

五百年一瞬间,这位看来真是长生种啊!

旧事得以放下,终于可以不再介怀,可上面仍有人需要告别,吕仲必须要回去一趟,方才能放下所有,心无旁骛的前往灵界。

于是他告辞了冥女,返回到碧海峰。

时间慢慢的过去。

期间,水霓率先渡劫成功,登临化神之巅。

有她在,吕仲终于是安心许多。

同时,西境盟的研究也取得进展,像是贺礼般,研究出了“逆造化阵”,虽然效率惨不忍睹,终归是研究出了雏形,可将天地灵气逆转成药灵气。奈何吕仲时间已是不多,见不到进一步的改进,只得将这“逆造化阵”收录,思量着或许等到了灵界,自己能研究一二。

眼见时间一天天临近,吕仲先后陪伴完水霓等人。

最后的告别到来了。

这一日,二人坐于亭中。

吕仲将于凤儿搂在怀中,见她已是元婴中期修为,心中总算是放心不少,未来或许还有进阶化神机会,于是递出一枚储物戒。

“凤儿,这些东西都是我近年所得,无一不是珍稀之宝。另外,还有西境盟之秘事,也一并交予你。待我登上冥船之后,除却自身的本命法宝,及数件灵宝之外,剩余东西都无法带走。仙途注定艰难,未来不知还有多少磨难等着,里面的东西能不会说话不少忙,你就收好吧。”

“夫君……”于凤儿知晓会有这么一天。

她觉得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到这么一日,才发现自己仍旧没有做好,不过最后还是轻轻一叹,将那枚储物戒纳入怀中。

紧接着,于凤儿将头埋进吕仲胸膛,调皮的笑道:“夫君,若是那么一天,妾身决得一定有那么一天,若你真的成了仙人,可……可真要来寻妾身,妾身还盼着能一飞冲天,直接到仙界享福呢!”

“好,一言为定!”

吕仲感应到什么,却仍旧笑道。

刚说完,他身上有令牌飞起,云雾从其中飞出,隐约可听哗哗水声,是冥船开渡的时间到了。

二人只来得及最后相视一眼。

等吕仲回过神来,已是坐于一扁舟上。

前面坐着苏喜,见到吕仲已上了船,她取出了那烛灯:

“奴有言在先,借冥渡前往灵界,算不得正常途径,若是抵达什么奇怪地方,你也休要责怪于奴。还有,一旦冥船起航,你便再也无法回头,确定真要借此前往灵界?而不选择留在此界,哪怕生老病死于此?”

吕仲沉吟一阵,最终还是点头。

于是,冥船缓缓离岸。

朝着奈河深处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不想受欢迎啊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时代巨子我有一座山寨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上古国漫的世界逆天铁骑我的团长李云龙女总裁的超级高手
相邻小说
星际之最强女战神最强战神星海猎人公路求生:从升级资源开始修仙:家族崛起横行诸天的大祸害摊牌了:我在天庭收房租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玄学大佬强的逆天非要做渣女!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