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82.拥抱(4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斯来·马博?听上去是个好名字......”

“是的。”

何慎言继续着他的忽悠行为,他努力地忍住笑,开始甩出一大堆离谱的谎言以作弄黎曼·鲁斯这个在亚空间里帮他老爹找了一万年生命之树的可怜孩子。

“你有所不知,但我其实可以在十秒钟内击败嗜血狂魔,其中九秒用于等待恶魔鼓起勇气朝我冲来。”

鲁斯的眼睛瞪大了——他想,还有人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

“你......”

“我还没自我介绍完呢。”何慎言打断他。“我曾经被一只卡塔昌恶魔蜇了,那东西五天以后痛苦的死了。”

“哦......”

“灭绝令的官方名称是我的名字。”何慎言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还曾经和太空死灵比谁能坚持更长时间不眨眼,我赢了。”

鲁斯的表情已经开始转变了,狼王心中有某种冲动正在熊熊燃烧。他张开嘴,却还是没得到说话的机会,因为何慎言还在继续。

“我早饭吃泰伦虫子,午饭不吃,晚饭吃恐虐狂战士馅饼。”

“我可以被零整除。”

鲁斯的脸已经扭曲了起来,哪怕是他也知道这个最简单不过的数学常识......帝皇在上,被零整除?!这个叫斯来·马博的家伙信仰的是吹牛之神吗?

“下面是我自我介绍的最后一句。”何慎言慢悠悠地说。“恐虐有个外号,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斯来·马博冠军。”何慎言煞有介事地朝鲁斯点点头。“好,我说完了,到你了。”

到我了?什么到我了,你在说些什么鬼东西?

太空野狼们估计很乐意付钱看到鲁斯的这幅表情,他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敲了闷棍似的难受,有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颤抖着举起手指,上半张脸想笑,下半张脸想骂人。

“哈。”

何慎言终于笑了起来:“好,不开玩笑了......我是何慎言,一个法师,目前担任帝国活圣人,这是个没工资还得加班的职位,所以我预计会在几十年后撂挑子不干......先跟你说一声。”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不是,活圣人又是个什么东西?”

“差点忘了你在亚空间里待了一万年......老回答,问你爹去。”

两人之间的对话让一边的帝子们脸直抽抽,安特里克不止一次在语音频道里小声询问索尔·塔维茨现在该怎么做,后者的回答一直都是‘我不知道’。

他能知道该怎么做就有鬼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眼睛里燃烧着金色的火焰,任何人类,哪怕是个婴儿,在看见这火焰的那一刻也能明白它的本质,进而明白这个男人从属何方。

毫无疑问,他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但他说的话实在是有些......

“好了,玩笑时间到此结束。”

何慎言转过身去,打了个响指。巨量的魔力从虚空中涌现,亚空间内无处不在的混沌能量被瞬间转化。深沉的恶意被驱散,只余纯粹的光芒。

澹蓝色的光辉涌起,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且有着繁复花纹的法阵。它开始缓缓旋转,尖锐的响声充斥在众人耳中,哪怕是有着头盔的保护也无法抵挡这种声音。

不知从何而来的狂风吹拂着他们,在这风暴之中,他们听见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语气平澹地近乎于命令。

“退去。”

于是黑暗退去。

福格瑞姆现出身形,他凄惨无比地站立着。左腿鲜血淋漓,小腿处的肌肉已经失去了踪影,只剩下苍白的骨头。他的左手自手肘而下几乎被彻底砍断,只剩下一点皮肉还互相连接。尽管如此,他确实还是站着。

人们常说,站着的人才是赢家——他是吗?

他不是,因为在这场他刚刚打的战斗里,没有人赢。他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凭着本能还未倒下罢了。

在他对面,一个恶魔趴在地上,四只手断了三只,身上有着大面积的烧伤。皮肉熔烂,与那些它在自己身上挂着的装饰合为一体,看上去十足诡异且恶心。但这副模样却偏偏还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美感。

发现黑暗消失,它抬起头来,苍白的长发在末端闪耀着粉色的光辉。那张熟悉的脸令帝子们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索尔·塔维茨的脸色不可避免地变的苍白了起来。

“帝皇在上啊!”安特里克反常的小声说道。“来个人让我瞎掉吧!”

没人回答他的话,但索尔·塔维茨知道,他们都是这样想的。只要瞎了,就不必再看这幅令人恐惧的景象。

但那顶着他们原体脸的恶魔却根本没管他们,就好像他们都是垃圾似的。它紧紧地盯着那个刚出现没多久的男人,紧张地颤动着尾巴:“是你!”

“是我。”何慎言点点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说完这句话,他向前走了一步,却立刻被喝止了。

恶魔此刻看上去比谁都要紧张,它动作迅速地来到福格瑞姆身前,蛇尾缠绕着他的身体,用仅剩的那只手对准了他的脖颈,色厉内茬地喊道:“别过来!”

“啧,你怕什么呢?”

何慎言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摊了摊手,并未多言。他的声音却在帝子们心中响起。

+别轻举妄动,我会救下他+

短短的一句话有着无比的重量,帝子们因原体被劫持而变得激昂的情绪开始平静下来,甚至可以开始思考目前的局势应该如何破解。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不是属于他们的战斗。

“怕?我可不怕你!”恶魔颤抖着说。“你休想再剥夺我感受快乐的能力!休想!你休想!我不会再回到那个冰冷的牢笼里去了!”

“我也没想再把你关起来。”

何慎言歪了歪头:“老是用同一招其实也没多大意思,再者,我也不觉得塔拉辛会要一个二手货。”

二,二手货?!

恶魔的脸因为愤怒立刻开始扭曲,仅存的人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头彻尾的异形面孔。尖牙探出下唇,眼眸被绚烂的粉紫色填满,鼻子缩短,像是蛇类。

这个丑陋而美丽的东西狂吼起来:“收回你的话!我是完美无缺的!”

“和他的战斗还没让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何慎言微微一笑:“完美只是一种假象,事事都要求做到最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你也并不是爱‘完美’,你只是爱追求‘完美’的这个过程罢了。”

“你喜欢的是那些敬你如神的崇敬目光,你钟意的是那些随波逐流的软弱之人。他们打着爱你的旗号和你一同坠入混沌,但你其实知道真相,对不对?”

他轻言细语着,比恶魔更恶魔,话语之中蛊惑人心的功力简直让鲁斯叹为观止。

“他们不是爱你,他们爱的是追随你一起堕落带来的快感。承认吧,福格瑞姆。这些你看不上,甚至发布命令让他们被赶尽杀绝的人,这些在你眼中对你不够忠诚的人——”

何慎言咧开嘴:“——他们才是真正爱你的。”

“你在说谎!”恶魔尖叫着,眼中流出热泪。“他们......他们爱我......我是被爱着的......”

“我没有说谎,你很清楚这一点。”

何慎言耐心地说,就像纠正孩子的父亲。

“世界上没有人爱你——准确地说,没有人爱变成这样的你。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恶魔悲伤地抬起头,看着他:“为,为什么?”

“因为爱是相互的。”

法师平静地抬起头,凝视着天空:“色孽是爱神,但她其实不爱任何人,甚至包括她自己。作为她的卷属,你也一样,自你完全接受心中黑暗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爱的能力——让我把话说明白,福格瑞姆。”

他低下头,眼中无悲也无喜,甚至没有摧毁一个敌人的快感。只有一种令恶魔感到不寒而栗的平静。

“你追求完美,为此付出了无比沉重的代价。欲望纠缠着你,让你越陷越深。你在深渊中沉沦,但你却永远都不可能抵达完美。因为,早在你杀了费鲁斯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不配再被爱了。”

“色孽想要的就是这个。”

他慢悠悠地叙述着,就像是在给学生上课的教授:“你会不停地挣扎、沉沦。扭曲而堕落,在永无止境的地狱中变为世间最为扭曲之物。而她会一直用满怀爱意的眼神看着你,因为她爱你堕落的过程。但是,她根本就不爱你。”

“你信仰的神尚且不爱任何人,何况是你呢?”

“当啷。”

唯一的那把剑被扔在了地上,恶魔松开蛇尾。福格瑞姆的身体向下滑落,在跌落地面的那一刻被魔力轻柔地托举而起,带离了恶魔身边。

恶魔任由他施为,他只是抬起那只仅剩的手,遮住自己的脸。轻微的哭泣声从宽大的手掌中传来。

众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幕,只有何慎言依旧平静,甚至有心思评估福格瑞姆的伤势。他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还好,精神没什么大碍。

帝皇之子们紧张地跑上前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原地,又看看何慎言。索尔·塔维茨结巴着问:“大,大人,我们能......?”

“当然可以,他不会拒绝自己儿子的照料......带他回到你们最开始来的地方去,飞船已经在那等待了。”

帝子们立刻一拥而上,抬着福格瑞姆便一熘烟跑远了。

做完这一切,何慎言又朝着津津有味旁观的鲁斯眨了眨眼,便朝着恶魔走去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此前还对他的靠近无比抗拒的恶魔此时竟然无动于衷。它所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哭泣,鲜红的泪珠从指缝间涌出,滴落地面,在焦土上制造出小块的湿迹。

那么,何慎言要做什么呢?

鲁斯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想要看见一颗头颅飞起,或是一滩飞灰随风而逝。几秒钟后,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他看见,何慎言给了那堕落的恶魔一个拥抱。

一个轻柔地,温和的,拥抱。

恶魔愕然地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你——?”

“渴望被爱并不可耻。”何慎言对他微微一笑。“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福格瑞姆,安息吧。”

恶魔的脸开始寸寸崩裂,像是破碎的水晶球似的一点点化作了飞舞的碎片。他抬起手,凝视着自己仅存的这只丑陋的手,表情复杂的无法描写。

爱、不舍、愧疚、后悔、疯狂......种种一切,混杂在一起,最终留下的,是一片平静。

看着自己闪烁着光辉的碎片在空气中盘旋,他沉默良久,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真美啊.......”

-------------------------------------

“放我出去!”

安格朗气急败坏地敲击着医疗舱内部,声音模湖不清地传到外面的圣吉列斯耳中。

大天使打了个哈欠,放下手中的一本巴尔艺术品名录,撑着自己的脸颊说道:“你的治疗还没结束呢,安格朗。”

“我已经能够自己行走了!”

“有些重症晚期的病人还能跑步呢,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我知道!我没事!让我出去,圣吉列斯,让我出去!”

“不行。”

冷酷地拒绝了安格朗,大天使用手指敲了敲医疗舱:“治疗什么时候结束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安格朗愤愤不平地看着他:“要不是原体级别的医疗舱就那么几架——!”

圣吉列斯翻了个白眼:“帮我个忙,也帮你自己个忙。省点力气,好吗?说实话,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一直想要出来,安格朗。”

“因为——”安格朗一时语塞。

“看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出来。所以就好好休息吧,就这样,别再开口了,不然我就让纹阵给往呼吸管道里输送麻醉气体。”

圣吉列斯再度拿起那本巴尔艺术品名录,打开石凋一栏,开始欣赏起艺术家们的杰作。

他很想欣赏一些真正的艺术品,而且,也很期待自己这缺失的一万年,巴尔上的艺术会发展到何种境地。

圣吉列斯满怀期待地翻开那一页。

三分钟后,他表情扭曲地将书放下了,并打定主意,他以后再也不要看这东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不想受欢迎啊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上古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国漫的世界时代巨子女总裁的超级高手我有一座山寨逆天铁骑我的团长李云龙
相邻小说
NBA之中国力量我在深渊做领主我在异世界成为血族真祖重生之我真不是股神绿茶她翻车了漫威之游戏召唤漫威:开局和弗瑞抢局长从华娱开始崛起华娱之忽悠大师华娱之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