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第六百四十六章 快意恩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沉毅才离开了皇宫,回到了自己家里。

回到了家中之后,沉老爷在自己的书房里枯坐了许久。

老实说,郁气难平!

沉毅现在非常想把那个姓周的齐人给弄死!

哪怕他知道,这一次开口威胁他的,并不是这个周元垂本人,而是北齐的清净司,或者说是整个北齐朝廷。

可是即便如此,沉毅还是想要弄死他。

因为这个姓周的,踩到了沉老爷的痛处,还是当面踩到的。

在书房沉思许久之后,他还是提笔写了一封信。

写给乐清的。

准确的说,是写给薛威的。

他需要一点人手,能做事情的人手。

写完信之后,沉毅在书房坐到子夜时分,沉毅才回到卧房休息。

这一觉睡醒,就是第二天天光大亮,穿着一身厚棉袄的沉家小公子,有些不太稳当的跑到沉毅面前,伸出小手薅了薅沉毅的头发,奶声奶气。

“嗲嗲,起…起床过年啦。”

沉毅这会儿迷迷湖湖刚醒,睁开眼睛看到儿子之后,他揉了揉眼睛,脸上露出笑容:“小家伙,谁让你来喊我的?”

“爹爹让来的。”z

小家伙想了想,继续说道:“爹爹说,过年不许睡懒觉。”

江都话里的“爹爹”,是指爷爷的意思。

小家伙虽然是在建康出生,但是家里从母亲,到爷爷叔叔,基本上都是江都人。

除了青儿萍儿之外,基本上都是江都人。

因此他现在虽然刚会说话,但是已经有一些江都方言的感觉了。

当然了,江都话与建康话分别不大,都是可以互相听得明白的。

被小家伙这么一闹,沉毅憋闷在心里的郁气消散了一些。

他从床上起身,披上衣服,抱起小家伙亲了一口,然后把小家伙放在地上,笑着说道:“去与爷爷说,我马上起床了。”

小家伙应了一声,非常努力的爬出卧房的门槛,一路小跑离开了。

沉老爷这才起身,把衣服穿好之后,又披了一件袄子在身上,这才走出房门,在院子里洗漱。

他正在洗漱的时候,沉恒抱着小家伙沉渊,远远的看见沉毅已经起床之后,沉恒把沉渊放在地上,逗了他几句之后,把他交给了丫鬟带着,而他自己则是走到沉毅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哥,昨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沉恒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看你昨天,脸色不是很好看,匆匆出门之后,一个人在书房坐了很久,子夜时分才熄灯。”

沉毅这会儿正在洗脸,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紧接着擦干脸上的水珠,回头看了沉恒一眼,微微摇头:“已经没什么事了,过些日子我就会处理好的。”

沉恒皱了皱眉头。

“大兄你总是这样,还把我当小孩子,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

沉毅把毛巾挂在了架子上,回头走到沉恒面前,拍了拍这个亲兄弟的肩膀,缓缓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过了年之后的春闱。”

“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足以让你分心。”

因为天冷,沉老爷吐出一口白气,开口道:“只剩两个多月的时间了,你这一次给为兄考个一甲回来。”

“那将来,沉家再有任何事情,就都是你我兄弟一起来担着了。”

沉恒袖子下面的拳头握紧,然后缓缓松开,他对着沉毅低头道:“兄长放心,今年春闱,我一定好好考!”

“放轻松。”

沉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考学最忌讳的就是压力太大,你还年轻,今年不中就再等三年,这个家,你大兄是撑得起来的。”

沉恒默默点头。

两兄弟正在说话的时候,丫鬟青儿一路小跑过来,对着沉毅低头道:“公子,张公子来了,说有事情找您。”

沉毅点了点头,开口道:“你把他请到我书房里去,我马上过去。”

青儿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沉毅背朝沉恒,打了个哈欠:“帮我看看,头发梳好了没有,今天我自己梳的,也不知歪了没有。”

沉恒连忙上前,帮兄长整了整头发,正了正冠,然后笑道。

“大兄还是让嫂子或者几个丫鬟帮你梳头罢,你自己梳的,属实太歪了一些。”

沉毅回头,白了一眼自己的亲兄弟,然后大踏步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进了书房之后,沉毅对着张简拱手行礼,开口笑道:“大年三十的,兄长怎么大驾光临了?”

张简是大家族出身,今天是除夕,家里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才对。

张简站了起来,也没有对沉毅还礼,只是拉住了沉毅的衣袖,开口道:“子恒,你昨天在东市街,给齐人欺负了,是不是?”

沉毅眉头微皱,随即舒展了过来,然后缓缓说道:“师兄,那个齐人,的确说了几句不太中听的话,不过内卫已经放了人,没有办法再追究了。”

“我昨天就在东市街附近,听说了之后,派人去打听了。”

张简沉声道:“那个狗娘养的齐人,拿弟妹还有小娃娃点你了,是不是?”

沉毅默然无话。

张简知道北齐清净司把沉毅列入了暗杀名单。

因此,这件事情在他听来,就不是什么小事了。

今天年三十,张家家里很多事情要忙,不过他还是抽出了时间,来见了沉毅一面。

“子恒你初来建康没有多长时间,在建康没有根基,那个狗日的齐人,才敢这样跟你说话!”

向来文雅的张简,此时满口粗话,很显然也已经是十分生气了。

他冷声道:“沉家在建康不久,但是我们张家在建康,却已经很久了,不就是北齐使团的一个使者吗?又不是她娘的正使!”

张易安拍了拍胸脯,咬牙道:“子恒你放心,做哥哥的跟你保证,这厮出不了京畿,一定会死于非命!”

这些建康士族,在建康盘踞了六十年,势力也已经非常大了,就拿张简来说,他虽然是个过气的相门之子,家里的老爷子已经退了下来,但是在建康的能量依旧不小。

别的不说,弄死一两个人,对他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大事情。

虽然北齐的使团,应该会有随行的护卫,但是这些护卫不能进城,身为建康的地头蛇,使点阴招,例如下毒之类的法子弄死一个齐人,不算难事。

世家子一般都比较重利益,像张简这样重义气的,相当少见。

沉毅心里也为之一暖,不过他还是拉住了张简的衣袍,微微摇头道:“师兄,昨天在东市街出言挑衅,应该不是此人的个人行为…”

“而且…陛下今年,已经在跟那帮缩头派示好了,这就说明,陛下暂时不想打仗。”

“最起码最近两年是不想打仗的。”

“杀一个齐人,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闹大了,会影响师兄你的仕途,以及整个张家的前程。”

“我知道这厮背后是什么清净司,但是这人出言威胁你家小,便已经有了取死之道!”

张简咬牙道:“真查到为兄头上了,为兄一个人担着就是,将来落魄了,便来你沉家讨几口饭吃!”

沉毅拉着他坐了下来,然后给他倒了杯茶,缓缓说道:“师兄,这个人不能死在大陈境内。”

沉老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澹澹的说道:“不过他如果在境外英年早逝,便跟大陈没有干系了。”

“用不着你来动手。”

张简闻言一怔,然后抬头看向沉毅。

他皱了皱眉头:“子恒要做什么?”

沉毅反问:“师兄想知道?”

“不想…”

张简很快反应过来,他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大公子说到这里,看了看沉毅。

“子恒,这种事情不好亲自动手的,为兄可以找人动手…”

沉毅微微一笑。

“师兄,今年跟我一起到建康来的福建布政使,教会了我一个道理。”

张简低头喝了口茶,看向沉毅。

“什么道理?”

“他说…”

沉老爷语气幽幽:“有时候做事情,需要授人以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时代巨子我不想受欢迎啊国漫的世界我的团长李云龙女总裁的超级高手上古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我有一座山寨逆天铁骑
相邻小说
秦始皇震惊了诸天万界我盗墓那些年反派他人美心善[快穿]西游:我是牛魔王从冷宫皇子开始无敌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洪荒:我儒圣教导众生穿梭诸天万域综漫之魔王的百货屋三观正直的综漫之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