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第五百零九章 第三局!(完结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微微点头。

“第三局!”

“不过这第三局,在未来!”

“未来?”泰山府君疑惑的看着我。

我起身走到庙宇之外,俯视着泰山下的一切。

“你我都已经走过了众生之路,在你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这一局,我已经赢了。”

“既然我赢了。”

“那么,总要有一个结果。”

“府君……”

我转身看向泰山府君。

“事后,我们可以再开始那第三局。”

“但现在,不行!”

“不行吗?”泰山府君沉默片刻,淡笑了一声。

“可我还没有输啊。”

“本君……又怎会输呢?”泰山府君的面容逐渐扭曲,在同时,他的周身开始有黑色雾气显现,那黑色雾气……

似是归墟之气。

我看着,并没有什么意外。

在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便已经感觉到了,在泰山府君的身上有着另一股气息。

那时候我便明白了。

也许这泰山之下的道场,所谓的众生皆可成仙,并不是泰山府君的本意。

当然了。

那也只是我的猜测。

不过现在……

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府君……你着相了。”我微微一叹,一步迈出来到了泰山府君的跟前。

泰山府君的气息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

此刻,整座泰山已经被恐怖的黑雾所掩盖,在那黑雾之下,泰山府君的神明之相睁开了眼睛,似与天齐,俯视着一切。

“玄天……”

“本君,还未输!”

我微微一叹。

说实话,我并不想与泰山府君真正意义上的交手。

并不是如今的我不是他的对手。

而是我知晓,他的本意。

知晓他所做的一切为的是这众生,那第一局本就没有对与错,只是他终究是着了相,他终究是被来自于冥的归墟之气所影响了。

我虽然不知道归墟之气为什么会影响到他。

但这已经是事实。

“诸位,暂且退去吧!”

我看向鬼仙、帝君虚影,以及九天玄女。

鬼仙深深的看了泰山府君一眼,然后微微点头,一步迈出于天边注视着这里。

帝君虚影同样如此。

九天玄女没有动,她的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玄天,我可助你……”

我摇头淡笑道:“不用。”

“我与府君,本该有这一战。”

“且他如今在这般模样,我也该出手。”

九天玄女微微点头。

刚要离开泰山之时,我又说道:“你……还未完全醒来。”

“可去一趟娘儿村。”

九天玄女沉默片刻道:“我知晓。”

“她与你……”

“有着情愫。”

我笑了笑。

“那便……由你自行选择。”

“此次,谢了。”

“能在局中与你为伴,对于我来说,本是难以求得之事。”九天玄女微微摇头,她注视着我,片刻后才继续道:“若是可以。”

“我更希望能够在局中沉沦,不再苏醒。”

我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她没再多留,直接消失在了我的眼中,她没有如鬼仙、帝君虚影一般在旁观战,而是彻底离去。

我知道。

她做出了选择。

她回了娘儿村。

在这时,泰山府君声音传来,如滚滚雷霆一般,带着无上神威,神威一尊古老的神明,泰山府君已经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

从冥诞生之初他便存在。

甚至,比我,比帝君,比鬼仙,都要早上许多。

“玄天……”

“本君未败!”

泰山府君声音落下,四周黑雾瞬间汹涌,无数鬼影出现在其中,宛若整个地狱都在这一瞬间被他带到了这泰山之巅。

我微微一叹,看着泰山府君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本为玄天。

玄天上帝。

九天荡魔之尊。

东方真武!

但我更希望。

我还是那个娘儿村的李玄天。

只是此刻,终究还是要以玄天之名,了结了这第一局的因果。

再次睁开眼时,我已经彻底的忆起了所有。

荡魔剑呼啸,剑吟响彻整个泰山。

那本就是我的法器。

取自冥。

以荡近世间邪祟为名,固为荡魔。

在同时,五样东西盘旋而出。

那是来自于出马一脉的五样至宝。

只是此时,那五样至宝也都变了模样。

这五样至宝,本也是我之物,从我入局那一刻,随我来到了这世间,成为了出马一脉至宝。

五仙面落于我脸上,五仙护身衣变化化作了我的衣甲,五仙棺化作了青色莲台于我足下,五仙珠,五仙画,皆为我的法器。

五样至宝回归,我的身后也在同时出现了一道虚影。

那是我的根本相。

荡魔之相。

“府君。”

“若是清醒的你,我要赢你并不容易。”

“但此时的你……”

“终究不是真正的你!”

我说着一手掐印,九天之上荡魔之雷随之而落。

“你心怀众生。”

“于众生之中着相。”

“那我便以众生之雷,将你唤醒。”

“此雷,便为众生雷!”

“落!”

我轻声低喃,雷霆在瞬间落在了泰山府君的身上,泰山府君顿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他的脸色越发的狰狞,只是在狰狞的同时,他的双眼也多了几分茫然。

尽管那茫然不过一闪而过,我也依然看在眼里。

“死!”

泰山府君怒吼。

那鬼雾一般的存在瞬间化作一只只大手朝我抓来。

我没有躲闪,任由那些鬼手落在我的身上,在同时我再次掐印。

“你知晓众生平等。”

“你所做,皆由众生而起。”

“所谓因果循环,便是如此。”

“那这第二道,便为因果雷!”

“落!”

我一指点出,第二道雷霆狠狠的落在了泰山府君身上,泰山府君周身的黑雾顿时消散了大半,他的脸上的清醒之色也久了一些。

但也只是一些。

不过片刻,他便再次发出一声嘶吼,而后他抬手一抓,泰山之下的道场瞬间被他的神明之影抓起,一道道所谓的‘长生仙’的身影在同时都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杀了他!”

那些‘长生仙’在瞬间朝我冲来过来。

我没有动。

只是平静的看着泰山府君。

也在这时,帝君的声音传来。

“玄天,你出手便是,这些阻碍,便交于我吧。”

帝君声音淡然,在同时于远处一掌落下。

那一掌蕴含着冥土的力量。

似乎来自于冥。

落下之时便直接将那‘长生仙’吸引去。

似是见帝君出手,鬼仙也开口道:“既如此,这泰山便由我来镇守吧。”

“你放心出手便是。”

鬼仙话落,整座泰山瞬间弥漫一层鬼雾,如同在瞬间进入了黑夜,但却将属于泰山府君的力量彻底隔绝。

“多谢!”

我淡然开口,同时再次掐诀。

“这第三道雷……”

我沉默了一会儿,在同时将那五件修复转轮盘的东西再次取出。

“便为轮回之雷吧。”

我说着,一指点向那五样东西。

“此番,我便皆你之力,重建这转轮盘。”

“从今日起,你与转轮盘便气息相连,你不灭,转轮盘不灭,六道不灭。”

“府君,你觉得如何?”

我说着,再次点出一指。

第三道雷霆再次落下,只是这一次不再是落在泰山府君身上,而是落在了那五样东西上。

在同时。

黄泉之水翻涌,化作一个巨大的轮盘虚影,在同时轮回盘落于黄泉水之中化作六个部分,这六个部分便为六道。

只是这还不完整。

阴阳铃摇曳,再次化作一阴一阳两部分,落于轮回盘之中,阳为三善道,阴为三恶道,而后镇魂珠幽光闪烁落于阴阳铃的阴阳之中,成为整个六道轮盘的中心。

也是在这时泰山府君的力量再一次朝我轰来。

如同有着灭世之力,带着他那属于神明的怒火狠狠的朝我砸了过来。

我等的,便也是这一刻。

我操控着还不完整的六道轮回盘迎了过去,泰山府君的力量与六道轮回盘碰撞在了 一起,六道轮回盘彻底崩溃,但在崩溃的那一瞬间,我再一次的将其汇聚,而后以最后一样三生石为整个六道轮回盘的根基,将六道轮回盘与三生石合一。

而其中,府君之力凝聚。

从这一刻起,泰山府君与六道轮回盘彻底有了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关系,甚至比我还要深。

似是感觉到了这一点,泰山府君疯狂的双眼中多了几分茫然,他的目光在同时落在了已经完整的六道轮回盘上。

“你……”

“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冰冷不带有丝毫感情。

鬼仙和帝君也同样有些惊讶。

“玄天,你……”帝君双眼中带着几分震惊,但很快他便又似是明白了一般,微微叹了口气道:“既如此,那我便再助你一臂之力吧。”

帝君说着,一指朝着六道轮回盘落下,独属于他的黑色雷霆在他身边的那一条狗的身上爆发而出。

黑色雷霆与我的白色雷霆相合在一瞬间形成了一股极端的阴阳之力。

“谢了!”

我看了帝君一眼,而后一掌将那阴阳之力打进了六道轮回盘中,在同时我看向泰山府君。

“你若要杀我,便来便是。”

说着我带着那六道轮回盘直接离开了泰山,在顷刻间我便来到了冥。

“你……”

“找死!”

泰山府君声音带着死寂。

我没有理会,任由他追来,一步来到了黄泉河畔。

“今日。”

“轮回再起!”

我轻声开口,六道轮回盘冲出,落于黄泉河畔,而后开始缓慢的转动起来,同一时刻整个冥震动,在一瞬间其中的死寂似乎一下子都消散了,仿佛有着某种力量随着这六道轮回盘的出现而席卷向整个冥。

而这力量也让泰山府君再一次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他停了下来,脸上的神色在茫然与情形之中不断变化。

“原来……”

“如此!”

在清醒的那一刻,泰山府君一掌朝着六道轮回盘轰了过来,这一掌蕴含着独属于他的府君之力,这力量与整个冥契合,就好像本身便来自于这冥。

“玄天。”

“本君……欠你一个人情!”

我看着泰山府君,没有回答,而是再次掐诀。

“此地为冥。”

“为你所执掌之地。”

“我于此地重建六道轮回,以你的力量作为根本,始其可在此处与整个冥合一。”

“但这其中依然有着缺陷。”

“因此……”

“这最后一道雷,便为……”

“六道吧!”

“从今日起,府君,你便于此处镇守,与我再开第三局。”

“如何?”

“如此甚好!”泰山府君声音传来,他的身影缓缓消失,然而不过片刻,似是有一扇门从极为遥远的地方回归于冥。

那是罗生门。

“此门,今日起便为……轮回之门!”

泰山府君盘坐于门之后,在这一刻,他的目光彻底清醒。

我微微一笑,在同时离开了冥。

如今还没有结束。

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来到了八峒村。

这里为出马一脉的根本。

这里。

牺牲了太多。

“从今日起,五仙再临果位,可入娘儿村,进登仙之路,成真正阳间地仙!”

我话音落下,五道身影与出马一脉祖地冲出。

“多谢玄天上尊!”

我微微点头,而后看向那葬仙钟所在。

那里,有我的故人。

我的好友。

柳云笙!

“柳云笙!”

“十八层阎罗殿缺一镇守阴神,你可愿,成为其中阴神,镇守其中一殿,助我一臂之力?”

柳云笙身影缓缓显现与那葬仙钟所在的墓外,他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而后微微点头。

“幸不辱命!”

我心中同样有些复杂。

柳云笙,对于我来说,亦师亦友。

只是如今。

这终究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了!

在他离去后,我再次看向八峒村。

“柳云婷!”

我低声喊道。

仙门大开。

柳云婷从中走出。

她此时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崩溃,从仙门中出来的时候就像是失了魂一般。

我看在眼里,心中更是复杂了几分。

她虽身处仙门。

恐怕也已经知晓了出马一脉的事情。

“柳云婷。”

“从今日起,你可愿为出马一脉之主?”

“率领出马一脉,于娘儿村,再现奇人界?”

柳云婷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我,然而她却是在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

“我哪里都不去。”

“我就在这里待着。”

“我想……”

“等他们回来。”

“如果等不到呢?”我复杂道。

“那便在这里,一直等下去。”柳云婷朝着柳家的方向走去。

我沉默片刻,抬手一点,一股力量瞬间笼罩整个八峒村。

我低声道:“既然你不愿,我便也不强求。”

“这力量,可护你直至死亡。”

说完,我没再逗留。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先来到这里, 为的是柳云笙。

如今他已经醒来。

便足够了。

很快我便又来到了天师山。

我没来过这里,但如今的我,这世间何处对于我来说不过眨眼。

我注视着天师山,整座天师山下皆是墓碑。

那是北隐,南隐两脉的人。

他们,皆死于泰山府君之手。

又非死于泰山府君之手。

但这其中,终究有着因果。

而此时,天师山之上一间茅屋中,一人端坐在门口,手中拿着一本书,似是在看,又似是在神游天外。

我来到那人前,淡笑道:“你倒是过得清闲。”

李伯温似是知晓我会来并不惊讶,只是看了我一眼道:“没事来我这里做什么?”

“你有什么打算?”我问。

李伯温想了一下说:“天师山虽说只剩下老道我了,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

“我便在这里再呆几年吧。”

“没准还能再找几个徒弟。”

“好!”我笑了起来,“那我就再等你几年。”

李伯温站起身来。

“走之前,留点东西?”

“什么东西?”我问。

“天师山总得有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不然的就,日后还怎么在奇人界混?”

李伯温想了一下,“你便在这里,留一真武法身吧。”

“从此,天师山便以你真武为尊。”

我愣了一下。

片刻后我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李伯温的意思。

“那便依你!”

我说着手一挥,一座雕像凭空出现于天师山上。

“凡是入天师山修天师法之人,皆可获得真武庇佑。”

“如何?”

“很好,很好啊!”李伯温笑着朝我摆了摆手,“你可以滚了。”

我笑了笑,摇头道:“还有件事。”

我说着,看向那一座座碑。

“天师山诸位。”

“可愿走登仙之路。”

“成阳间之仙?”

“你……”李伯温身体一颤。

我笑着说:“这本就是他们应该得到的。”

“这局为因。”

“我来此处,便为果!”

“我等,愿意!”一道道身影显现,在同时便又消失。

李伯温脸色郁闷。

“倒是便宜了他们。”

说着,却是流下了两行泪。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朝着天师山下走去。

“我等你。”

“到时候,定给你一个比他们更厉害的位置。”

“臭小子,这才对嘛!”李伯温说着,大笑了起来。

我又来到了茅山。

在这里,同样有着因果。

茅山之主似是一样知晓我会到来,已经摆下了茶。

“玄天之尊。”

“请落座。”

我微微摇头。

“来此,为了还当日之果。”

“从今日起,你茅山一脉,每年可挑选三人入登仙之路,只是成与否,与我无关。”

“明白。”茅山之主微微点头。

我拿起茶杯,将其中茶一口饮尽。

“你设计于我,这果,也该了解了。”

茅山之主面露苦涩。

“好。”

我一指点向他的额头。

在同时,他的魂离开了他的身体。

“你可入冥,为十八层阎罗殿阴神。”

“你可愿?”

“我……愿!”

了解了茅山之事,我再次来到了赶尸一脉,此处,同样有着因果。

只是这里的因果不多。

我在这里留下了如同八峒村一般力量,便直接离去,只要赶尸一脉不做出有违天道之事,便可世代传承。

离开了赶尸一脉,我回到了娘儿村。

这里的因果。

也该结束了。

“娘儿村,也该恢复原样了。”

我微微一叹,下一刻整个娘儿村便开始变化。

从枯村,变成了一座真正的村子。

整个村子似是存在于这世间,却又似是不在这世间。

一阴一阳。

阴,为冥之路,可入冥土。

阳为仙之路,为登仙之路。

只是,登仙之路如今只剩那一个个女子。

那些女子……

“玄女,还不醒来吗?”

我低声喊道。

那些抬头看向我,在同时合一。

“玄天。”

九天玄女漫步走出娘儿村。

“我不愿醒。”

“只是……”

“终究要醒。”

九天玄女怀中捧着一枚珠子,那珠子似是有魂在其中。

那是……

阿雅。

阿雅为刘山之妻。

是娘儿村真正的,城隍!

其中因果难以言明。

与玄女有关。

也与我有关。

“李雅。”我看着那珠子,“刘山已经在等你。”

“你可愿,入冥,为奈何桥之主?”

李雅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在同时她的目光落在了娘儿村下的一道身影。

那身影落魄孤苦。

那身影。

便是刘山。

“刘山,入冥,如何?”

我看向刘山。

刘山抬头看向我,嘴角含笑。

“如此,甚好!”

他早已死去。

死于黄泉河畔。

只是我一直都不知晓。

直到醒来的那一刻才知晓。

直至此刻。

娘儿村之事,便也了解。

只是这一切还没有完全结束。

我看向玄女。

玄女微微点了点头。

我直接走进冥。

如今的新冥!

我来到了冥城。

在六道轮回出现后,整座冥城已经多了几分生机,独属于冥的升级。

“诸位阴神。”

“该醒了!”

我喊了一声,在同时眺望泰山之巅。

“帝君。”

“还不归来?”

帝君微微一笑,在同时出现在了冥城之中,他以张明宇之面貌与我对视,最终落座于独属于他的帝君之位。

“今日,六道轮回现。”

“十八层阎罗殿便为冥之根本至宝,如何?”

“可!”帝君微微点头。

我见状,手一挥,十八层阎罗殿从冥城冲出,落于黄泉河畔而后拔地而起,如同通天。

“我愿再建十殿阎罗殿。”

“由十位阴神共同执掌冥之根本。”

“如何?”

“可!”帝君再次点头。

我没再犹豫,看向那十八层阎罗殿消失的位置,手一挥,最后十层同时走出十道身影。

而后冥城分为十个部分,分别落于整个冥的十个方位。

那十道身影同时走向那十个方位。

至此,十殿阎罗成!

我再次看向帝君。

“冥之路,还缺一人镇守,今后,便有劳帝君了。”

帝君微微点头。

“可!”

我朝帝君微微抱拳,然后一步来到了那罗生门之后。

此时泰山府君已经彻底醒来。

他目视着我,手一挥,棋盘再次出现在了我们两个中间。

“这第三局,便在此处下吧。”

泰山府君看着我。

我点头道:“这第三局,为……”

“轮回之局,如何?”

(终于完结啦,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写,但我感觉到了现在故事也已经差不多完整了。)

(这第三局算是一个开放性结局吧,也许我会再写第二部,就是不知会是什么时候了,本来想直接按照思路将第二本直接写出来的,但一些原因可能暂时不行了。)

(后续我应该会先写一本规则怪谈的,和现在市面上的不太一样,大家都兴趣的话可以加群五五九三零一二九五!发书了我会在群里告知。)

(这本书其实有些意难平,本来已经夭折了,捡了回来,但万幸,还算有一个较好的结果,只是可惜成绩也不是很理想,还好有着不少朋友一路陪伴,在此,给你们鞠躬了,谢谢!)

(那么,李玄天的故事,我们便在这里结束了,我所想的众生平等,也许很难,但希望,早晚有一点能够真正的实现,而后人人皆不苦!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上古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我不想受欢迎啊逆天铁骑女总裁的超级高手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我有一座山寨时代巨子我的团长李云龙国漫的世界
相邻小说
全球神祇复苏全球神祇之死亡主宰从黑袍开始成为究极生物回档八零好事多磨重生1976从知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