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001 骗来的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燕朝,正兴二十三年冬。

奉天府青溪县,城南一座寻常的殷实人家早已经布置得焕然一新,窗明几净,红幔耀天,漆亮金彩,处处锦绣,连那漫天的雪花亦染上喜气似的轻盈飞舞。

这,是一场古代婚礼。

天色刚蒙蒙亮,这户温姓人家上上下下便开始忙碌开来,穿着统一服饰的下人:小厮一律穿着蓝短褂,成膝的袍子;丫头一律穿着粉褂杏黄裙。

管家夫妇站在门口,正笑盈盈地招呼着贺喜的的宾朋。

一个穿红褂的喜娘喊了一声:“吉辰到!迎新娘!”

一个由十几人组成的迎亲队伍出了小院,缓缓往青溪县福来客栈奔去。

江若宁频住呼吸,感觉一切如梦似幻。就在昨天,她还是一个又冷又饿,衣衫单薄,嘴唇冻得发紫的乡下村姑、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子,现在她居然成为今日瞩目的新娘,只是她是被哄来、骗来、诱来的新娘,而且还被人下了软骨散,浑身乏力,连走几步路都吃力得紧。

他们是在防备她逃跑!

她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场最简单的婚礼,从不曾想过这是一场极其盛大的婚礼。

看着镜子里那个抹着猴屁股似的胭脂新娘,她怔怔地瞧了半晌:这就是她么?妆容太艳,可镜中的女子却别有一股子妖娆风情,她不可否认,自己是个美人。

暂住的客栈外,传来阵阵鞭炮声,声声刺耳,声声敲击在耳畔,她嘴里一遍遍地重复怒骂:“丫丫的乌龟王八蛋!混蛋!恶人!待本姑娘恢复了力气,本姑娘一定将他大御八块……”想到自己郁闷地被人算计、利用,她就气得胸口闷痛,不停地吐气,可她还是止不住的紧张。

被下药便罢,她可以忍;被成亲,她也可以忍;可是要是今晚再来一场霸王/硬/上/弓,丫丫个呸,她一定磨好菜刀,直接将伤她的人给宰了。

媒婆摇摇曳曳地走进来,“宁姑娘,迎亲的队伍到了。”媒婆取了盖头遮住江若宁的视线。

周围的百姓驻脚观望:“这新郎长得不错。”

“听说是城南的一位富商娶妻。”

“聘礼也体面,有十六抬呢。”

“新娘是我们青溪县古井镇的姑娘,家里离县城远,恐误了吉时,便早早住在福来客栈,家里只备了四抬嫁妆。”

她是仁和镇的,为什么这些人说她是古井镇的?难不成是弄错了,莫不是真正的新娘原是古井镇人氏?

媒婆背着江若宁上了花娇,江若宁的心微微一沉,更多的是紧张与忿然,想她一个现代女探员,因家境贫困,被人算计,被人下药,还被人扮成了新娘要去拜花堂。

“哇,这新郎长得好英俊哦!”这声音的主人是江若宁的姐妹河山杏。

江若宁想张嘴大唤,这样定能吸引围观者的注意,也许她就能获救,然后,耳畔传来一个冷嗖嗖的妇人声音,不带半分情感:“江姑娘,今日你最好听从我家公子的安排,乖乖拜堂,事成之后必有重赏。你若敢坏了我家公子的好事,哼哼……妇人也只好送姑娘去黄泉路上了。”

要胁!

这抵在后背的,不会是短剑吧?

她江若宁自认并无倾城绝/代的容貌,值得他们这样对她。

玩什么不好,玩拜花堂。

江若宁心漏跳几拍,原本想要呼救的主意,立时灰溜溜地打消。

她才十三岁啊,呜呜,若在现代,还是中学生。

江若宁被喜娘、妇人扶上了花轿,她小心翼翼地挑起喜轿的轿帘,透过小缝望去,立时呼吸减缓:新郎长得极其英俊,有着轮廓分明的脸庞,一双深邃的眸子异常有神,体形魁梧,不胖不瘦,穿衣显瘦、脱了有肉,举手投足间彰显男子阳刚之气,却又不乏诱人的翩翩风度,绅士的儒雅,骑士的豪迈,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度,却巧妙地相融于一人之身,让他拥有一种极致的轩昂气度,更是生生地吸引人眼球。

心跳,加快了几拍。

妈的!这新郎长得人模人样,容貌俊朗,也不像是娶不到娘子的主儿,更不像是山贼、土匪,干嘛要算计她呀?为防她逃走不配合,又是下药、又是要胁,甚至还许下重利,丫丫个呸,这都是什么事?

江若宁紧握着拳头:他要是敢欺负我?老娘就先欺负他,在他身上咬几个血窟窿!

新郎猛然回头,正与江若宁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他眸子里漾出异样的温情。是的,就是温情,温柔得像要溢出水来。

江若宁一阵惊慌,快速放下轿帘。心跳加快几拍,胸膛里仿佛有两只兔子在打架,一颗心犹似随时都要冲撞出来。

大燕正兴年间,国泰民安,正兴帝正值盛年,以大燕文人、官员的推测,盛世还能延续百年。虽然大部分的百姓过得不错,可还是有些一小部分的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而江若宁家便是属于这一部分未解决温饱之家。

富人家一顿饭花销的银子六口之家的百姓一年都够了。就说这婚礼,十几个人的迎亲队伍很是体面。

江若宁记得舅家大表哥娶表嫂时,借了河员外家一辆牛车,在牛头上系红色大花,表哥唤了族中几个交情好的后生赶着牛车去刘家村迎娶表嫂。

如果新娘子坐轿就更体面的,甚至还有的人家,没有轿、没有马,甚至连牛车都借不到,只能让新娘子自己跟着新郎走到婆家。因是走到婆家的,少不得被人笑话,说新娘是个卑/贱的,嫁人都是自己走的,这样的女子到了婆家也不会得婆家看重。

想她江若宁,自认是河塘村数一数二、前无前辈、后无晚辈的聪明姑娘,自来行事一身坦荡光明,却有朝一日郁闷得被人给算计、利用,还莫名其妙做了新娘。

这简直是耻辱!

她前世今生加起来,也有三十多岁了,居然被人这等算计。

江若宁琢磨着如何逃走?谋划着,如果在那富贵人家随带盗走一批值钱的金银珠宝,她虽不是贼,可新郎、贵公子实在欺人太甚。

就在她浮想联翩的时候,只听喜娘大喝一声“新郎踢轿门”。

听到三声踢轿声响,喜娘将一截红绸塞到她的手里,就在她刚握着红绸的一头,却被一双大手用手扯去:“不要这红绸也罢,我牵着你进去。”

从小到大,家里的三个表哥都没牵过她的小手,她的初牵就这样被这个英俊的新郎给算计走了。

当老娘的手是好牵的吗?江若宁一个反手,狠狠的在新郎的手掐了一把,恨不得立时将他的肉给掐下来。*作者的话:水婶传新文了,冒汗,以前的笔名(浣水月)居然忘了密码,捣鼓了两天都没找回来,只能忍痛注册新马甲传文,结果传文三天后,猛然一觉睡醒,终于想起了密码……没有人比我更杯具了。在这里,敬请各位读友大人一如既往地支持水婶哦!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逆天铁骑女总裁的超级高手时代巨子我有一座山寨上古我的团长李云龙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我不想受欢迎啊国漫的世界
相邻小说
男主为我闹离婚快穿:我只想种田盛唐无妖大理寺来了个女捕快天下第二捕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