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2kxiaoshuo.com

第1271章、陆风中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1271章、陆风中计

葛九鸠脸上惊惧遍布,感受着黑色莲台倒扣间形成的威压,命魂逃离的势头被生生盖了回去,封禁在了生机消亡的残躯之中。

‘这是……黑莲忏心台!?’

葛九鸠惊颤间识别出了困住自己的物件,弥漫而出的魂识尽是不可思议。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瞧着平平无奇的年轻男子,手中竟会有黑莲忏心台这等宝贝!

心中下意识的还道,此人莫不是同邪吟太岁有着什么瓜葛?是后者的亲传弟子不成?

就算如此,以邪吟太岁之流的品性,又岂会舍得将此等宝物拱手?

葛九鸠惊疑间,突然感受到一股劲风袭来,已化作残魂的他不由一阵狰狞冷笑,明白是那怪异剑莲正在逼近下,魂识朝陆风涌去:‘你既要老夫死在这,那你也休想善了,此物就连老夫都奈何不了分毫,你就等死……’

簌!

狂暴的劲风被震荡至两侧,那张扬舞爪的剑莲突然凝滞在半途。

瞧着此般诡异情景,葛九鸠漫出的魂识戛然一凝。

又见陆风抬手一点,一团五彩斑斓的黑色液体状东西突然自那剑莲的中央‘花蕊’出流淌而出,于剑莲凝滞的那瞬间将之包裹了起来。

受此黑状团子包裹下,本似凶兽般失控的剑莲,竟彻底消停了下来。

而后被陆风轻抬手间引入了纳具之中。

葛九鸠久久难以回神,惊骇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险些要了他命的恐怖剑莲,怎会如此轻易的便被眼前这毛头小子给收服了?

按道理不是应该把他袭卷搅碎成一片片才对吗?

难道……

葛九鸠突然想到什么,惊恐道:“这,这剑莲是你放出来的?你,你竟能掌控此般奇物!?”

此刻的魂识比之先前更多了一份怨怒与憎恨,俨然已是明白,自己此刻的境遇,应该都是拜眼前这年轻男子所赐。

陆风淡然一笑,感受着麒麟环中,剑莲已经平息复位,天毓奇精也回归到了古荒坛中,这才将目光再次盯向葛九鸠身上。

对于葛九鸠的话,他并未多加解释。

毕竟,不管是金鸾剑莲还是天毓奇精,都是剑墟之物,同样是不可予人知晓的存在。

于这金鸾剑莲,陆风也并未像葛九鸠所言那般将之掌控,其依旧是无主之物,方才也确实是它受到了葛九鸠攻势后,自发性的感应报复了过去。

灭杀葛九鸠后,陆风若非仗着事先备有天毓奇精之故,也断不可能幸免于剑莲的感应,保不准又要要如剑墟内那般,为其所创,同它缠斗不止。

而之所以能依仗着天毓奇精将之收纳使之归于平静,还是因受到了褚佑薇的启发之故,想着天毓奇精气息独特,保不准也能起到柔力包裹,不散发出丝毫攻击性的气息。

于剑墟内尝试有效之下,陆风才会决定将之带离,如若不然,是绝不会带上这么一个不受掌控的定时炸弹的。

可以说,葛九鸠受金鸾剑莲压制,全然不冤,饶是金鸾剑莲原先的质地,也绝非重创下气息不稳的葛九鸠所能抵挡的,更别提如今的金鸾剑莲,还是经由陆风施展过火木青华,进一步提升过品质的。

饶是准天魂境后息的魂师,它也有着碰上一碰的能耐。

要说缺陷,金鸾剑莲唯一也是致命的缺陷,便是它不为人所控,至少陆风目前是拿它全然没有半丝法子,只能依据着天毓奇精,予取予封。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虽说天毓奇精的掌控之法,他同样不明,但至少,经由古荒坛炼化下,还是能勉勉强强简单的控制一二。

至于另一件封住葛九鸠命魂逃离的奇物,则是陆风一早便有,对其掌控之法也算了然。

忏心台除却有着稳固灵魂,提升灵魂修行和恢复速度的特性外,同样也能如眼下这般对敌人施展,将敌人的命魂乃至魂识彻底困在这方寸之间,让其逃离不得。

邪吟太岁甚至还曾仗着忏心台此般特性,在困住敌人后,强行掠夺剥削掉了敌人的命魂,以供修炼所需。

诸如那般拘魂夺魂的手段陆风早在当初战境中骁古死后便已学得,后虽自忏心台中进一步领会了不少,但以他目前的灵魂强度却是难以安然施展。

是以,面对葛九鸠的残魂,他所能做的也仍旧是最简陋的询问,就连搜魂之术,碍于葛九鸠实力不弱,轻易也不敢冒险施展。

感受着葛九鸠命魂随着身躯消亡后愈发的虚弱,陆风直入主题,“你同驭兽庄什么关系?于此所谋地下暗室,可也是为了造化丹一事?”

本已恢复些许平静的葛九鸠接收到陆风的魂识下,不禁又是为之一惊,“你怎连地下暗室是为了造化丹之事都知晓?你究竟是什么人?”

葛九鸠心中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此番折返回来便是不想让这里的痕迹暴露出去,却没想到竟有人老早盯上了这里。

想明白这点下,葛九鸠突然反应过来:“你既知晓驭兽庄之事,难不成我师兄的死也与你有关?”

“你师兄?”陆风一愣,“午夜叉罗,谢雄飞?他是你师兄?”

陆风本还想着套出二人间的关系,却没想到葛九鸠竟不打自招了出来,这倒是解了他心中不少的疑惑,也证实了葛九鸠同驭兽庄之间的联系,难怪其也懂得刨羲御龙诀这等手段,既是出自同门师兄,这便也说得过去了。

葛九鸠绝望叹息:“难怪你能解开老夫留于肖元奉他们体内的禁制,若非是你,他们又岂能逃出老夫的掌控,可恨啊!”

葛九鸠憎恨陆风,更憎恨造化命运的偏袒,如若被识破布局的不是陆风,如若陆风不曾杀得了他师兄,不曾学得刨羲御龙诀,那他于魔猿山的布局,断不至于溃败如此,至少还能暗中胁迫着肖元奉等人。

憎怒间,葛九鸠阴狠开口:“你既杀得了我师兄,又自他那学了刨羲御龙诀,想来他的纳具已为你所掠,里头的那个金坚古葫芦,可也在你手中?”“是又如何?”陆风疑惑的看着葛九鸠愈发虚弱的残魂,“莫要扯这些有的没的,将你二人幕后指使的势力供出来,我可让你这残魂少受些痛楚!”

葛九鸠犹豫了一瞬,动容道:“将那金坚古葫芦取出给我再看上一眼,我便将我所知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统统告知于你。”

陆风考虑到葛九鸠此刻状态,也不惧其借这金坚古葫芦耍什么猫腻,全然当做是一个濒死之人,求作的最后缅怀之事,犹豫间便应下了葛九鸠的请求。

自麒麟环中取出那谷橙色的半个葫芦头,托举在了掌心。

“看也看到了,该老实交代……”

陆风示意间突感应到葛九鸠那残魂阴谋得逞般大笑了起来,顿觉不妙之下,连忙将手中的葫芦塞回了麒麟环之中,并于瞬息间抬手闭合了倾磐之阵,以截断气息的外溢。

自葛九鸠的反应,陆风已是意识到自己中计遭骗了!

哪里是什么缅怀再看一眼,然后服从坦白,分明就是临死前,想着尝试传出信号,将他暴露出去!

那剩下的一半金坚古葫芦,根本不在葛九鸠手中!

陆风直道太过大意,在听得二人师兄弟关系后,他下意识的以为这般信物是二人之间所定,却是没想到,在他们二人外,竟还有着第三人与之谢雄飞有着亲近关系!

葛九鸠得意间命魂逐渐开始消亡,临绝前的最后一瞬,怨恨的诅咒道:“老夫今日虽然栽了,但你也别得意,掺和进了此事,死亡于你,也不过朝夕之事!”

陆风神色凝重的看着葛九鸠最后竟选择了自我消亡的方式,避免了他的折磨拷问,不禁感叹,还真是一条忠心的狗,同时对于其背后的势力,也愈发感到在意。

目光朝着远方看去,方才取出金坚古葫芦时间不长,加之及时以大阵屏蔽气息,虽然最终仍旧传出去了一丝,但那第三人想凭此瞬息感应找寻到此地,轻易也绝难办到。

但具体的方向和区域却是应该已经暴露。

若那潜伏在背后的第三人,或者说葛九鸠和谢雄飞背后的势力与自己相熟,那恐怕不日便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需得尽快离开,找个合适的地方处理掉这金坚古葫芦,以混淆视听,转移那第三人的注意才行!

陆风心中暗暗思虑间,冯渊在肖元奉等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未经陆风准许下,棚屋内饶是是他们的儿子,亲传,他们眼下也不敢轻易擅入。

一个个面露忧心,紧张的等候着陆风的回应。

“他们大体已经无碍。”

陆风平和一笑,嘱托道:“那处棚屋暂且别拆,待他们体内的死气导引过半,还需其上盖着的绝阳布辅佐,以免松弛下的左臂让得死气混杂回流。”

众人闻言紧绷的心绪终是缓和了下来。

冯渊满是虚弱的问道:“朗儿他们导引出的死气,可要我等帮着处置?以免污了这方大阵内的气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逆天铁骑时代巨子我有一座山寨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国漫的世界我的团长李云龙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女总裁的超级高手我不想受欢迎啊上古
相邻小说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斗罗之武魂如意金箍棒资本江湖的最后一个大佬漫威里的星际仓鼠造化神宫新黎爷的轨迹诸天从西游开始霍格沃茨的亲世代第九特区碎梦神剑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